×

我们的快递囧么了

2022-09-14 15:56 admin 937

  國內快遞行業的生存狀況受關註。

  每天與你打交道最多的有可能是快遞。對於習慣瞭在網上買買買的“剁手族”,差不多每天都接到快遞的電話。快遞更是各大電商平臺重要“命脈”之一。然而,剛剛開年,電商平臺就與快遞懟上瞭。日前,快遞小哥“隔空”懟上京東CEO劉強東,其中雙方的爆料引起外界關註與討論。而早前,圓通快遞陷入瞭“倒閉”風波,然而,圓通方面回應,該網點因服務質量問題已被內部調整,北京區域在內的快件攬派均正常。據悉,剛過完年,多傢快遞公司都面臨瞭傳統行業的“用工”問題,導致快遞無人派送或者快遞得較慢。

快遞小哥隔空喊話劉強東

  日前,劉強東在微博上稱,這幾天看到有快遞公司停擺的新聞!說實話這就是電商十幾年高增長隱藏起來的毒瘤,而且表示,“看不到90%以上的電商從業人員沒有五險一金,或者有少得可憐的五險一金。”其認為,以克扣配送員和賣傢從業人員的福利帶來的快遞業、電商表面“繁榮”該停止瞭,否則最後損害的還是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利益。言論一出,馬上引起瞭外界的關註。

  隨後,一位微博名為“快遞員有夢想”發佈瞭一封“三問劉強東”的公開信——對前者的言論進行瞭反駁,並且喊話,京東一半快遞都是我們送的。這名快遞員更表示,劉強東太喜歡拿員工的正當待遇說事,不尊重員工,“真正的尊重是不會每天拿出來炫耀的”。

  據悉,加入此次口水仗的,還有阿裡系以及圓通快遞,就在劉強東在微博上發表以上言論後,阿裡系的菜鳥網絡與圓通快遞分別在其官方微博上轉發瞭一篇關於“不堪刷單造假良心譴責 京東快遞員選擇離職”的網文,一時間,將國內電商行業與快遞業的生存狀況推上瞭風口浪尖。

  業界分析認為,劉強東是“高調”地指出瞭電商與快遞行業的問題,大傢的焦點應該關註在這兩大行業的變革,而非口水仗當中。

  一名業內人士則透露,快遞業跟建築業是一樣的,低價快遞就是分包加盟制為主,因為社會快遞的價格是很低的,長期還是存在的。建築業受季節影響,也不可能跟所有建築工簽訂長約,因為流動性大,幹完一個工地,就跟著包工頭換另一個工地。

  有品牌快遞的小哥對記者表示,由於剛過完年,很多員工都未回來,所以現在收件與派件的時間還真不好說。另外,其坦言,現在快遞招人比較難,老板不斷節約成本,快遞的任務量不斷加,但是收入未見增長。

  日前,有媒體報道,去年開始就有快遞員陸續轉行到送餐業,報道中有快遞員表示,快遞一單提成是1塊2,外賣平均提成8元一單;快遞早上8點起一直幹到晚上8點,送外賣不一樣,中午11點起來到晚上七八點收工。

  網友“存在感”表示,看瞭這麼多關於快遞的報道,是不是要告訴廣大消費者快遞準備漲郵費瞭?網友“千萬”則“真相”道,現在主要是外賣平臺還在燒錢,但若是配送員越來越多,每單的價格應該沒有那麼高瞭。

  圓通:隻是員工未到位

  在此次“口水仗”前,百度網吧一則關於“圓通速遞北京某站點倒閉、快件無人配送”的網帖瘋傳,讓圓通快遞陷入瞭“倒閉風波”——起因是北京一網點快遞大量積壓,網友懷疑圓通北京出現重大變故。該帖子發出後,引發瞭數百人跟帖。

  日前,圓通快遞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,“整體運營正常,包括北京區域的快件攬派均正常”,更指出,“由於集中發貨、員工返崗等原因,春節後快遞業務整體運營壓力較大是歷年均可能出現的情況,也是整個行業的痛點”。

  據悉,北京市郵政管理局早前約談圓通負責人,就圓通加盟商北京飛亮快遞有限公司出現快件積壓問題,要求盡快做處理,表示“經查,因站點整合、員工未全部返工等因素造成快件積壓,圓通公司預計本周內將積壓快件派送完畢”。

 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節後上班一周,多傢快遞公司的快遞都普遍較平日慢。白領陳小姐告訴記者,剛過完年上班的一周,無論是個人快遞與公司的快遞都慢,但是現在逐漸恢復正常。“上周發快遞時,小哥直接告訴我無論航空還是陸運都會慢的,因為不夠人手。這周相對好些瞭。我已經找貴的快遞公司,那些小的便宜的快遞可想而知更慢瞭。”

  目前,“被關閉”事件暫告一段。然而,隨著電商的普及,快遞已與大眾的生活息息相關,倘若行業進入困境,確實“最後損害的還是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利益”。